旅行者

個人文庫。動漫 / Unlight 二次創作。

02-07

2012

【空鴉】血鴉山二三事《酒鬼》

※ 布袋戲集境 萬古長空 x 鴉魂、微求影十鋒 x 太君治,原作改編歡樂向。


苦集兩境皆有酒。

聽說鴉魂會喝,萬古長空更是千杯不醉,酒逢知己千杯少,一兩回拼下來,少個頭,他爺嫌貴!

於是,長空釀起在日盲族留學的酒,色清如水晶,香纯如幽蘭,鴉魂品了一口,甘美醇和,不得不稱讚光那濃郁香就讓他愛不釋手。

「不錯。」

「嗯…」長空輕嘆一聲。

「怎?」

「吾看你喝得慢…」

「你以為吾像你整罈酒鬼式豪飲?」一挑眉,鴉魂不客氣貶損對方看似浪費的品酒習性。

聽說,萬古長空在沒有名字前,忠義寨弟兄稱呼他"醉仔"。

聽說,萬古長空成天提罈酒,想蓋一個名為"家"的房屋。

聽說,萬古長空擁有很少,於是想抓緊手中僅有的。

聽說,皆是聽說。

鴉魂清楚這木頭活得壓抑,即便被奪得一無所有,他還是忍下,至於怎知他悶?從血鴉山的酒窖內少掉的私藏不難發現。

沒阻止長空想麻痺的心思,鴉魂索性陪著喝。無須過問,就這樣,你替吾斟吾敬你一來一往,總會有結束的時候,總會有一個人攙扶另一個回房就寢的時候(至於是誰不用問也明白)。


『吾希望把自己灌醉就好。』曾經,萬古長空道出此句真心,那夜,鴉魂臆測他在想著那個人‧桃花,一個無法愛,令他不惜廢掉雙手催毀放逐的女子。

『你也不簡單,愛到最不該愛的。』沒有謾罵,黑紫人影喝下杯中酒水。

『你很誠實。』相處久,摸清對方脾氣,哈,若是鴉魂像忠義寨弟兄,嘻嘻哈哈東家長西家短,下朵野花會更美,那才不對勁。

『一直被憐憫,你只會更活在過去。』

『你有過?』某次,不慎多嘴問了鴉魂。

『……去你的,喝。』想也知,下場即是被賞記白眼,外加枝頭上的寒鴉護主衝撞。

聽說,鴉魂擁有的也不多,可他沒去數自己還剩多少?

聽說,鴉魂的酒在窖裡不會超過三日便空,是長空來了,才慢慢堆積起的。

聽說,鴉魂在小的時候也活得辛苦,血鴉山弟兄無不喊他一聲"哥"。

好巧,又是聽說。







鴉魂也失戀過,當年沒抓住,跑去當院主了。

萬古長空恍然大悟:怪不得選擇天機院讓求影十鋒臥底,近水樓台先得月…呃……吾好像用錯詞?

『如果能夠重來,你會把握嗎?』

『沒建設性的假設,白搭。』這次喝的是桂花釀,清香突出,且带山葡萄醇香,有酸有甜,停在嘴裡的味道挺久。

『可你還是會想他…』否則你不會選擇今天喝這罈……長空苦笑,適時止住心裏話。太君治不常喝,卻留給鴉魂餘香長久的一罈,越是無心越是傷人心啊。

『不准同情。』那人狠瞪,不想被揭開傷疤。

『吾沒說下去。』拿起酒盞,他想學習慢慢品酒的滋味。

『道不同,不相為謀。』

『嗯?』

『這幾日,你應該清楚殘宗和紫微宮敵對。』

『吾會幫你。』萬古長空毫不思索。

『哈,是為報恩、亦或還情?』酒罈見底,彼此清楚,這是最後一杯。

那夜,長空沒有回答鴉魂這個問題。還不是…能夠保證的時候……他得先找到千葉傳奇,確定日盲族的太陽之子是安好的………










「這就是你所為的報恩?」失敗被擒,雄王取代聖帝,條件是殘宗必須歸順破軍府。這不是他要的結果!寧可捐軀沙場,不願苟活。

「吾真不知道太陽之子在破軍府……」

「萬古長空,吾早該記得,你曾反過檯面上的主子,你也做過內奸!」第一次,他聽到鴉魂憤慨地說出那麼多字句…當下,長空多希望只是場夢,總會有清醒的時刻。

『吾相信你。』他憶及出戰前,鴉魂將手拍上肩的信任,他憶及昏迷期間,耳邊似有寒鴉低鳴,及一個陌生的制止聲……

在集境,萬古長空換來的又是世人皆醒吾獨醉的分道揚鑣。

『我們是朋友……』在苦境,他的第一個朋友是明珠求瑕。

『不是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刀劍相向的是你?

『我能為我愛的女人殺你,你能嗎?』

『我不想這樣做!』曾經,他只能在情與義之間選一個……


慶幸地是,這一次,鴉魂沒有死在自己劍下…慶幸地是,只要在集境…他就能再遇到鴉魂!

萬古長空,你……還有勇氣去得到愛人的資格嗎?





這罈酒,難喝得要命!

鴉魂甩掉,乾脆不喝了。

「大哥?」十鋒不解,平常小酌兩杯的兄長竟做出鄙棄。

「沒甚麼,你喝吧。」隨便應付,他夾幾道開味菜入口。

「你還在生萬古長空的氣?」

「……別跟吾提到他。」

「哥…院主曾說……」

「你怎老開最討厭的兩個壺?」

「人唯有在需要彼此的時候最真實。」少年不死心,硬是將話說完才罷休。

「……」

「抱歉。」他希望兄長能夠坦然,無論是對從無起始的太君治,還是今朝反目成仇的萬古長空。

這兩個人都很重要,在某個角度對鴉魂有很深的影響與改變,是好是壞,未到蓋棺論定,總想掙點甚麼。

「十鋒。」鴉魂起身,朝十鋒頭上搓了幾下。

「唔,哥?」

「咱永遠是兄弟。」微笑,對於小弟,他從不吝嗇給予。縱然有年紀差距,鴉魂可以很驕傲地說與十鋒完全沒有代溝;即便小弟和初戀情人在一起也沒關係,他心沒那麼狹隘,反正太君治也不知道被喜歡過。










「去你的殘宗!吾不是脫毛雞!」卸羽鳳凰十分…不,十二萬分確定,他和鴉魂不合!有他就沒有他,沒他才會有他!

砰。
拳頭最快,伏首神龍來不及制止,他的同伴已經被敵方(?)打出個瘀青。


「吾吃不吃礙著你?滾。」爽快!鴉魂收勢,轉身找剛才某人要他喝下的那碗粥;聞聲回頭的太君治本想勸鴉魂,可瞧那數日未進食的殘宗小爺肯吃點東西,識相不做和事佬。

「誰煮的?挺好。」抹抹嘴,問向十鋒還想添一碗,孰料卸羽鳳凰爆出「你舊情人煮的~」,鴉魂當場又沒了味口,走人。

「你非得刺激他?」伏首神龍吐槽,掏出傷藥扔給同夥。

「哼,誰教他只會脫毛雞脫毛雞的叫?本大爺有名有姓,卸羽鳳凰,多好聽啊!」

「不過依照坊間…的確是脫了毛的……」

「伏首神龍你閉嘴啊啊啊啊啊───」不要講,不要再講啦!若非可惡的香獨秀,他現在依舊是破軍府帥氣的卸羽爺,哪是甚麼坊間俗氣的脫毛系列?氣煞人吶───



吵死了。遠離篝火,鴉魂想獨自靜靜,沒料撞見當事人(起灶的萬古長空),莫名又產生一股怨氣,面對此人,他連出手的意願都沒。

沉默,接著擦身而過。

「大戰在即,你就不能妥協嗎?」遞上罈酒,背對的鴉魂一聞,該死的桂花釀!

「是吾釀的…」長空見人停下腳步,欲再言,豈料…

「那更不喝。」明知桂花釀代表的含意,萬古長空,你此舉,比誰都可惡。

「鴉魂?」

「你的夢做得太長,吾更清楚,真正醒不過來的,是你不是吾。」

「逃避,又是你所選擇的夢醒?」

「吾不需要你說教!」

砰。
鴉魂又一重擊,長空反射性阻擋,仍吃下悶虧,前者氣不過再抬腳迴踢、後者暗叫不妙,卻甘願做沙包。

打上幾十回合,他倆累了,鴉魂覺得渴,拎起地上的酒罈一陣猛灌。


「酒不能喝這麼快──」

「不喝也嫌喝了還嫌…唔……」

咚。
某鴉陣亡、萬古長空,勝。


之後,鴉魂醒來也沒機會問那夜那罈酒後勁怎生強烈?他和長空分不同組,朝不同方向對火宅佛獄各個突破。

可至少,他對他沒有之前這麼氣了。










「能解釋這甚麼東西?」扛回幾罈劍南春,順勢扔了張紅帖給等待的人。

「喜帖。」他早有準備,看來饅頭是很好的賄賂品。

「你從火宅回來後腦袋洞越來越大嘛?」

「嗯?」

「哪有人連兄弟的名字一起印上去的!」

「喜帖本來就不是印兄弟的名字,是印夫妻的。」

「吾甚麼時候允你娶?」

「輸了,你自當嫁吾。」不是萬古長空臉皮厚,而是前幾天真有人拿終身事下注,他贏了,鴉魂當然…呃,鴉魂不至於酒醒賴皮吧?

「……你玩真的?」不會吧!英明一世,既敗在一罈日盲族特產‧酒鬼?

「…你真想聽原因?」

「吾不是你大街繡球隨便扔中的。」

「你的確不是。」

「怎麼,耍人?」鴉魂想將酒罈直接砸過去。

「這裡只有咱,吾等待你的答案。」

「吾應該說過:你的夢該醒了。」

「但吾也聽說:人在需要彼此的時候最真實。」

聞此,鴉魂怔然,莫非太君治也向他說了!?


「…這個答案你滿意嗎?」

「……你很任性。」開了封口,裏邊散發出的純香四溢,鴉魂替自己倒一杯清嚐,其沉香幽雅自不在話下,給你這木頭喝太可惜。他決定不給萬古長空喝。

「吾…想要一個"家"。」雖意外是在集境……

「…嗯。」習慣性傾聽,他順著那人回應。

「吾會陪你。」但,吾喜歡這裡……

「嗯。」

「吾不會離開血鴉山。」在此,有一個能談心、能拼酒的人……

「嗯。」

「你可知咱過年就結?」

「嗯…嗯?甚麼──!」過、過、過、過年!?那不進入倒數階段?

「你不知?」看來…他們說對了。

「你──」

「果然苦集風俗不同…」只見長空意有所思,若有所指地看著鴉魂。

「……他們還跟你說了啥…」直覺:被拐了!

「嗯…不能說,否則洞房花燭夜會不安寧。」

「你為什麼連這個也信!」十鋒你竟然和弟兄聯合瞞到現在若不是吾下山一趟根本不知道自己被賣了還誤導一根木頭啊-──

「得問卸羽鳳凰。」

「喔……他‧啊~」摩拳擦掌,鴉魂這下全明白。這傢伙大難不死必成後患,整不到他家老軍頭,整到爺頭上來!今天再賞你幾拳。想著,他爺腳步正想往外邁。


「你不能出去。」

「又有甚麼歪理!?」

「他們說…要把你留到洞房隔天才能下山…」

「集境沒‧有‧這‧個‧風‧俗。」

「吾、吾不能再失去……」鴉魂你配合一下可好?

「……」混帳你們吃定他有的很少可以這樣欺負的嘛!




…酒在哪?給爺拿來。

COMMENT

給~(遞酒罈子
2012/02/09(木) 10:17:00 |URL|巫鵶 #fIkxMQLM [EDIT]
吾不信這酒永遠醉倒人(再喝)
2012/02/17(金) 13:54:59 |URL|Kurenai #- [EDIT]
醉不醉,看人怎麼喝。(輕笑
2012/02/17(金) 19:14:57 |URL|巫鵶 #fIkxMQLM [EDIT]
醉翁之意不在酒。(回敬)
2012/07/09(月) 14:49:00 |URL|Kurenai #- [EDIT]

COMMENT FORM

  • URL:
  • 留言:
  • password:
  • 秘密留言: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