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者

個人文庫。動漫 / Unlight 二次創作。

12-25

2012

【奇布】Roommate

※ 阿奇波爾多 x 布朗寧,聖誕節惡搞小品。


布朗寧坐在租賃的公寓沙發上悠閒看著報紙,手裡握著吃一半的點心。

房東是一名不會笑的少女,名字來歷甚麼的他懶得調查,不打擾生活作息、房租收得便宜環境又乾淨,天底下沒有比這再好的運氣。

嗯,如果合租的室友阿奇波爾多能滾出去那會是完美至極。


討厭阿奇波爾多的理由Top 3:帶外人入宿。

由於工作因素,阿奇波爾多會借房間給同事睡上幾宿,俗話說人好心好結果衰到自己和室友正是描述這個笨蛋最好的形容詞!185公分擠進沙發是幅很醜的畫面,住宿的美學懂不懂啊?

「這次又是誰?不想打擾孿生兄長談戀愛的弗雷特里西?」

「zzzzzzz…」沙發上的修長人影發出熟睡的鼾聲。

「………」他決定自己去開門,誰叫阿奇波爾多破壞同居規矩在先?還佔了他上網最好的位置!

住宿美感不存在,扣分。



討厭阿奇波爾多的理由Top 2:朋友鏈氾濫。

實在搞不懂警察為什麼可以混到黑白通吃,甚至不時有人按鈴倒貼?這裡不是免費旅社更不是聲色場所!憑甚麼我的床也被佔走了?

「為什麼米利安和羅索不去住飯店需要擠到我們這小公寓?」

「zzzzzzz…」沙發上的某人再度呈現睡死的狀態。

"阿奇波爾多你可以再過分一點。"他穿上大衣且抽走對方的皮夾,決定搭計程車去睡五星級飯店,誰叫阿奇波爾多信用額度不低,他剛好也會簽相同的筆跡呢~?

爛好人性格,扣分;不過看在有免費高級旅館可以享受,加點分數回來。



討厭阿奇波爾多,也是讓布朗寧聽了就會變臉的理由Top 1:前伴侶伯恩哈德。

不少人分手了就是一拍兩瞪眼,可咱這位大的阿奇波爾多先生就是可以和前任的藕斷絲連,表面上老說不相往來,但為什麼每年聖誕節老是看到他出現在固定場合?

「都是同事,而且伯恩現在的伴侶是他。」又一次,他在我耳邊解釋前伴侶早有新戀情,舊情復燃是不可能的。

「不要老是用陳腔濫調說服我,昨天你就是有打電話給他。」

「你竟然小心眼到看我的通聯紀錄!布朗寧?」

「誰會那麼無聊呢阿奇波爾多先生,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提醒你下次打手機請注意是否拿到我的。」瞇起雙眼,我面無表情地陳述對這件事調查的始末,他先愣了一下,接著我拿起口袋中的機子,將通話紀錄呈現給他看,直至百口莫辯。

瞧,爛人是他、才不是我。










清早,布朗寧覺得一陣腰痠背痛,坐起身,手不自覺摸到身旁有個東西,仔細一看是某個不知節制的夜貓子,心裡升起莫名火,連踹下去的工夫也省去直接進浴室盥洗。

去他的阿奇波爾多,去他的伯恩哈德。

好吧,布朗寧不否認每每替阿奇暗中調查時遇見伯恩的當下表情從來沒好過,拜託,對方要的是自己的專業、而非笑臉,為什麼需要看著前任情敵得露出一貫的笑容面對?

「又見面了。」案發現場,伯恩哈德一如往常的面癱。

「陰魂不散啊,長官。」想當然,布朗寧嘴巴也不落人後。好好的聖誕節卻得來勘驗現場,幸好早上沒有喝義式濃縮而是焦糖布蕾咖啡,他的胃不會因味道開始做噁。

兩人做了結論,是件單純的情殺,兇手就是死者男友,動機是不想分手錯殺情人。

將兇嫌壓入警車,布朗寧默然注視著那名男子,這幕正好被轉身的伯恩哈德撞見,不由得好奇。

「沒想到你也會有這種表情。」

「怎麼?當英國人都像你一樣?啊不對你和弗雷特里西是德裔……」

「案件解決了應該是回去過節,不是在這調侃情人上司吧?」伯恩哈德開了車門,坐進駕駛座轉動車鑰匙。

「隨便你怎麼想,只要消失眼前,我這輩子別無所求~」整理好有些凌亂的黃色圍巾,布朗寧伸手攔向後邊的計程車,一屁股就是坐進去連聲道別也不和伯恩哈德招呼。

伯恩哈德早習慣了他的"陌生人模式",確認對方朝回程歸去,他拿出手機在螢幕上觸碰幾下,隨後,一封簡訊發出。

【他回去了。】

之後,他才將手握上方向盤,離開現場。






回到公寓,一隻黃色虎斑貓朝自己跳過來,踉蹌的後退腳步差點沒讓布朗寧從樓梯口摔下去得個腦震盪。

「該死…」閃避當下不慎爆了粗口,手靈巧抓住始作俑者,那貓喵地一聲,他才不管這小東西多冤枉,拎著便是重新上樓進家門。

「阿奇波爾多!你又哪來的耶穌情懷撿隻會謀殺人的貓!」不忘往裡邊喊聲抱怨,客廳沒影,那麼便是在傳出來午餐香味的廚房。

「嗯,回來了?」看著手機簡訊,感謝伯恩哈德,讓他能算準時間做午飯。

「可以解釋這隻貓嗎?」一臉沒消氣,布朗寧決定先搞清楚狀況再說。

「喔,如你所想,撿來的。」不隱瞞,阿奇波爾多大方承認。

「不准養貓。」

「牠很可愛啊~」

「不准養!」

「怎麼了啊…要有愛心啊……」面對情人難得的抓狂,他失笑,關上瓦斯爐,抱過那隻略受驚嚇的黃色小貓。

「我對貓過敏。」布朗寧義正嚴詞。

「可是你沒打噴嚏?」

「你可不可以不要等到病人發作再來結論?阿奇波爾多先生。」搞清楚,這間公寓只有他和他可以住,其餘閒雜人等包含來路不明的生物,一律禁止。


「好吧,明天會送到弗雷那暫養。」嘆口氣,男人做出投降的手勢。不曉得伯恩會不會宰了我?

「若是要養,上次那隻叫艾茵的母貓我允許。」

「這不是廢話嘛……」提到上次送去的紫貓,不知道是不是發情期,把弗雷特里西家搞得天翻地覆,只差沒把徹夜執勤回家開門的伯恩哈德的臉順便抓花。你巴不得他毀容吧布朗寧先生?

「你在醜化我。」偵探的靈敏嗅到負面的思緒。

「能否放過我的長官呢?偵探大人~」

「可以,你調職,或者我搞到他離職。」順手抓了餐盤上的手工餅乾,是房東少女給的聖誕禮物,很好吃。

「伯恩都不計較你開槍老是流彈掃到他了…」關於布朗寧夜襲開槍的技術,與伯恩同為搭檔的里斯常笑說幸好從認識布朗寧開始他們就買好高額的意外保險。

「所以他離職嘛~這樣我也不計較他的生活圈小到需要你也在我也不能不出席的境界。」

「你根本是在吃醋…」

「我只吃甜,警察先生。」

「既然這樣,那麼只好調職了……」

「如果是指調職跟蹤羅占布爾克Prime One的二當家‧柯布的案件,我建議你還是待在英國比較好,你是完全的生活白癡,廚藝雖好但仍不能在那裡獨自生存。」從冰箱搜出昨晚夜排的美味甜甜圈,布朗寧決定先上甜點再享用主食。

「你甚麼時候──」

「方才進門看到一張下週早上九點飛往義大利的機票擺在桌上,想瞞就應該收在外套口袋或是書桌抽屜,你知道我不會去翻動的。」或許是懶得再對話,布朗寧說完便拿著甜點朝客廳方向沙發走去,貓的事情及對其他人的意見甚麼的也沒再表示抗議。

阿奇波爾多沉默了一會兒,思考該怎麼向室友…呃不,是情人解釋為何機票只有一張的事實。

那是幫里斯代訂的機票是等下出門路過順便要去拿給他的──根本不是自己因調職被丟去義大利啊!

里斯,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要我代訂了……


「聖誕快樂。」突來的祝賀,打破兩人尷尬的氣氛,同時朝外一看,正是那機票的主人。

阿奇波爾多立刻抄了桌上的機票遞過去,有些刻意的舉動讓布朗寧皺下眉頭。

「謝啦~」

「下次絕不幫你。」阿奇波爾多沒好氣回道。

「哎呀,若不是網路線出問題,我也不會請你幫忙啊。」

「可以找C.C.幫忙檢測,以你的身分不需要像平民百姓去等第一線開放預購。」向航空公司通報一下絕對有位子,還是特等VIP席次,也不想想你情人是何等好爵位?

「哎呀,你對電子產品相關比我擅長,布朗寧的電腦你都能駭了~」

「噓───」阿奇想制止,可直腸性格的里斯早把字句大方吐露,比告解還誠實。

「阿奇波爾多先生…」沒有動怒、沒有翻桌,坐在沙發上的布朗寧只是面帶微笑,取代手裡甜甜圈的早換成專屬的M1911A。

「啊,那個…我剛好試驗一下罷了……」

「怪不得伯恩哈德警告我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原來是你幹的好事…──」

「呃,你們慢聊我先走,記得不要真槍實彈喔~」

「里斯你這天殺的──」


砰。
一聲槍響,驚動樓上正在打牌的少女們。



「是搶劫?」A女孩停下抽牌,有些緊張地問。

「不,是我的房客們在吵架。」房東少女不動聲色,抽了上家一張牌,太好了,不是Joker。

「那個先開溜的是準備去警局備案?」B少女接著問。

「他本身就是警察。」

「咦?」D少女愕然,只見下家的E少女好像對她微笑?啊!Joker一張……

「兩人就是這樣鬧感情才會好…」房東少女喝口茶,繼續解釋:「尤其聖誕節,更會為了禮物及聚會邀請誰在那冷戰。」

「可是這不像冷戰……」B少女吐槽。

「槍都響了,可見沒話可說了~」今日手氣不錯,手中的牌全數丟出,她又成為此局的優勝者。


這時,房東少女的手機鈴聲響起。

「聖誕快樂……嗯,不是我那兩位房客………負責你的是里斯,……對,伯恩哈德最重視的………」

「是她那義大利的哥哥打來的?」D少女問E少女。

「嗯,那個樓下都想抓卻老是撲空的Prime One二當家‧柯布。」E少女解釋完畢,不忘向講手機的女孩投以暗示,房東少女只是莞爾,繼續和電話中的兄長透露樓下傳來的第一手情報。


Merry Christmas.

COMMENT

COMMENT FORM

  • URL:
  • 留言:
  • password:
  • 秘密留言: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