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者

個人文庫。動漫 / Unlight 二次創作。

02-17

2013

【奇布】No Smoking

※ 阿奇波爾多 x 布朗寧,晚來的情人節小品;《Roommate》後續,可分開看。


阿奇波爾多在戒菸,不過看到布朗寧某個脫序行徑,他還是抄打火機點了。

是誰說情人節女方很喜歡的?好吧就算他伴侶是個男的,上帝啊為什麼不給自己個浪漫點的!



事情追朔至早晨。

他醒來,本睡在身旁的人卻不在,平時自己是比對方早起的,今日倒是反常。

甚麼理由會讓成天睡到日上三竿的布朗寧反其道而行?……阿奇百思不解,直到眼角餘光瞄到牆上的月曆。

二月十四日,情人節。


「………」同事里斯早警告他像布朗寧這種外表大而化之內心細膩(每年聖誕節多個伯恩哈德好比三次大戰重開)的性格絕不可能會忘記這種節日,昨夜結案報告打不完還帶回家趕,怪不得布朗寧看電視時皺的眉頭是越晚越深。

一瞬間,他有種被馬德里布魯喧囂三次腦門的錯覺,掰。

阿奇波爾多迅速著裝盥洗,穿上外套嘴裡叼著皮手套正出房門,差點沒被站在眼前的人影嚇著。


「…你嚇誰?」被嚇慣的男人僅是微瞇眼,方才對布朗寧的虧欠感霎時煙消雲散。

「沒,就是有東西忘了,回來拿。」他說的正是辦案時絕不離手的公事包,裡邊裝甚麼,阿奇波爾多從沒過問。

「今天有案子?」

「嗯…,不算是,但也相差不遠…」除了公事包,布朗寧開始翻箱倒櫃,轉身注視的男人有些疑惑,總覺得這人不像是去辦案的行前準備……

「那也先吃個飯再…──」

「先讓我出去一趟~這件事非常緊急須首先執行,不好意思若是餓了可以不等我我能體諒。」

砰。
公寓大門關上。好個卡薩布蘭卡之風。阿奇波爾多吐槽,肚子不太餓,趁機溜出去的計劃照舊,等布朗寧回來吃飯,禮物也正巧送得適時。

砰。
公寓大門第二關門聲。

桌上筆電傳來訊息聲,不過空蕩蕩的房間豈有人聽見?







回到家,阿奇波爾多發現布朗寧比自己早一步,坐在沙發上正敲著鍵盤握緊滑鼠死盯著螢幕不放。

是甚麼事情能讓這位偵探先生如此聚精會神?

「新案件?」

「等會再回答。」

「…那個──」

「等會再回答!」

「………」不對勁。根據第六感,布朗寧不會對工作那麼勤勞。阿奇波爾多邁步,朝筆電螢幕方向一觀,這不看還好,這快三十好幾的傢伙竟然是在打線上遊戲!

限量款遊戲必須早起,因此清早有隱約聽見鬧鐘響兩聲被壓掉,之後換他醒發現布朗寧出去了,以為是自己對情人節這個重要節日失約匆忙著裝竟看到某人回來找東西,不明說的理由不是想給自己驚喜,而是:預購單忘記沒有限量號碼就不能取貨。

乍然,所有線索兜成直線,BINGO。

去他的,當偵探的才是坐在椅子上online的那位。懶得跟布朗寧吵架,阿奇波爾多不作聲,回頭拎起大衣便往門外走。


於是,一個185公分的男人在公寓樓下抽著菸生悶氣。

『親愛的,你知道今天是甚麼大日子嘛?』

『我知道!是結婚記念日。』

『不,今天是某遊戲睽違多年第三代發售首日。』

『………』無語問蒼天的不是妻子,正是精心準備被潑冷水的丈夫。


真狠。哪天不發售偏偏挑在情人節!一根盡了,阿奇還是覺得不夠,又朝大衣內口袋摸索,抽出菸盒敲敲,方才是最後的,早空了,皺眉,無奈仰望頂上的天空,輕輕發出聲嘆息。

前幾年還是菜鳥,這種節日是絕對不可能陪他的,加上這種節日抓姦偷拍情侶的案件酬勞更是多到可以讓布朗寧一個月不動腦也能吃利息,好不容易有一年是可以吃個飯互送個禮的……

弗雷特里西,我發誓再也不信你的情聖寶典語錄大集,網路笑話還比較真實!





從窗戶那撩開一點簾子向外看,果然,他生氣了。

布朗寧面無表情,掏出褲子口袋裡的手機發送幾個字,再者,走回廳桌將那盒遊戲光碟與說明書收好,往樓上房東少女的住家走去。

這一幕正好被樓梯間的攝影機錄下,正盯著放映螢幕的少女回頭想向人影打暗示,結果,後邊早就沒有熟悉的影子。

好吧,他的狩獵者靈敏度不需要自己協助。少女走出暗房,正好走到大門口替按鈴的偵探先生開門。

「情人節快樂,大小姐。」將遊戲盒遞上,鮮少露出笑容的少女竟對布朗寧些微透露上揚的弧度。

「謝謝,祝你情人節也愉快。」不多留客,她默默走回房裡,輕輕關上大門。

咖咚。
沒有酬勞,布朗寧這下更悶,可誰教她是偉大的房東太太…呃是小姐,以非常便宜的租金租給她和阿奇波爾多,還接受某個人不時濫當二房東帶不同房客入住,重點是沒收半毛,虧!

最虧的是,還得替她搶號碼預購遊戲並且試玩,所有費用自行吸收,坑!



鬱悶地走下樓,回到自己的樓層,布朗寧覺得房門有被第三者轉動進入的痕跡。

阿奇是右撇子、自己是左撇子,這名闖入者左右手慣用且刻意讓自己發現(不要問為什麼布朗寧會知道他就是看得出來),皮鞋印子是九號中上位價格的,與阿奇的九號半平價的鞋子相差甚遠,那人生悶氣沒半小時不會回來,入侵者是外人機率:99.99%。

開門,果真有位說不上是熟識、可也不能撇清完全沒見過的一個欠揍臉孔。

「許久不見。」那人右手拿著玻璃杯,喝著阿奇波爾多之前未喝完的酒,銳利如梟的眼神直視門口的布朗寧,大方坐在椅子上翹腳的態度顯示沒打算居下風。

「怎麼,我記得你應該有新的伴侶可以陪你過情人節。」想起之前會跟這種人打交道,真是年少不懂事。布朗寧暗忖。

「講話還是那麼直率,交得到新朋友嗎?布朗寧。」

「閉嘴,然後,滾出我的公寓。」

「距離阿奇波爾多上樓還有十分鐘,容我喝完這杯再走也不遲。」

喀。
子彈上膛的聲響。

他毫不猶豫將M1911A槍口指向沙發上的不速之客,往上梳的劉海正好給個空間能夠開個洞,非常完美;那人面色不改,繼續喝下一口葡萄酒,隨後輕笑,完全無視武器的要脅。


「你就是這點令我火大。」

「你就是這點讓我丟臉。」

「真以為我不開槍?」布朗寧將口徑往前堆幾分作勢。

「如果真會,當夜離開Prime One你不會留我活口。」

「混蛋。」他將槍往空處,連續扣了兩聲板機。

可惡,自以為和組織切割…結果並不是如此……正當布朗寧陷入自責的漩渦,忽然──

喀。
這聲上膛不是那個人的,布朗寧猶豫抬頭,站在目標後頭的正是阿奇波爾多。


「你應該還有五分鐘…──」

「……都這種時候了你還推理?」

「…都這種時候了你還怪我?當初信誓旦旦說戒菸的是誰!」

「兩位,要吵請進臥房,還有,請放下上膛的手槍,感激不盡。」男人放下酒杯,略顯從容完全不像是被挾持的人質。

「柯布,犯罪組織Prime One的二當家。照裡說你應該在義大利被里斯監控。」看來還是晚了一步,里斯那傢伙有伯恩哈德的情報網,應該沒事。

「說監控太難聽了,就當是警察請黑手黨幹部喝杯酒應酬。」

「沒人想請你喝。」布朗寧咬字清晰著。

「哼,總有一天,你會想回Prime One的。」名為柯布的男人起身,往出口方向走去,阿奇波爾多和布朗寧交換眼神。

不開槍,活捉。

輕閉雙眼,再睜開,邁出步伐瞬間,兩旁的獵人同時動作,朝獵物躍向伸出攻擊的爪子。

看似是集將被捕捉的"獵物"再移半步,抽出短刀輕輕一劃。

阿奇只覺得柯布周圍浮現另一個空間,瞬間,人影往裡一走,竟然將他輕鬆帶離了公寓。

始末,不超過三秒。

見鬼。

不等反應,只見布朗寧衝向窗口,用力一掀廉,阿奇波爾多跟上,果真見著那柯布正朝兩人的方向揮手,明顯是後會有期的意思。

「嘖。」

「……我要吃飯。」很明顯,某人的食慾因為憤怒到達頂點,二話不說走進廚房。

「…在這之前,能先解釋一下你倆的關係嗎?」聳肩,阿奇波爾多盡可能跟上腳步並且問著。

「相信我,阿奇波爾多,你不會願意在情人節這天的午餐聽這段孽緣。」開始溫熱有些涼掉的中餐,布朗寧再次用清晰的口吻回覆對方,擺明就是不說。

「………」天殺的,誰來給他一根菸?


COMMENT

COMMENT FORM

  • URL:
  • 留言:
  • password:
  • 秘密留言:
  • 只對管理員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