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者

個人文庫。動漫 / Unlight 二次創作。

03-13

2013

【奇布】Negotiation

※ 阿奇波爾多 x 布朗寧,現代PARO系列。


這個月,布朗寧一點也不好過。

阿奇波爾多沒過問不代表不在意,以前他可以挑剔伯恩哈德,現在柯布的出現,讓自己完全站不住腳,若是被對方知道,以後還能混嘛!?

躺在沙發上疊起修長的雙腿,翻閱從樓下拿上來的報紙,今日他選擇拿鐵馬奇朵做早餐搭配。

叩叩。
大門傳來幾聲輕敲,眼神飄過去,半開的門扇後正是住在樓上的房東女孩。


「稀客,我記得阿奇昨天應該有將房租送過去。」布朗寧坐起身,將報紙擱在一旁茶几上。

「謝謝,他很準時。」女孩同屋主坐在客廳中,不經意注視四周,可這細微之舉仍逃不過布朗寧的眼睛。

「大小姐是想找甚麼嗎?」

「伯恩哈德有來過嗎?」是她多心?總覺得這間房內有那人近期走動的跡象,可說不上是哪邊有證據。

「也許有,也許沒有。」替女孩倒了杯熱可可,布朗寧隨口回答的態度更讓她有所質疑。

「…你和阿奇先生吵架了?」

「……不得不承認,我們處於冷戰時期。」語畢,那杯拿鐵馬奇朵剛好喝到見底,隨手晃晃,他將空紙杯扔進垃圾筒。

「再過兩天就是白色情人節,你可以趁機把握。」

「……為什麼您不說給那傢伙聽偏偏──」

「這次錯在你,不是嗎?」她小心翼翼用雙手將杯子捧起,輕啜一口,濃郁香甜的可可味充斥味蕾,從小到大,女孩就很喜歡布朗寧泡的熱飲。

「…………………」正中紅心,BINGO,但不要明說!

「你的事我沒有透露給阿奇先生,喔,伯恩先生也沒,當初你離開組織,兄長是默許的。」

「既然默許,為什麼又──」

「不想服輸吧?男人不就是這樣的生物?你想贏過伯恩哈德,相對地,我的親生哥哥也不想落於阿奇波爾多之後。」

「無聊。」

「這話,你得自己跟他們說。」

「我跟伯恩哈德沒甚麼好談。」

「丟掉最穩固的籌碼,等同失去一半的勝局面。」少女緋紅的眼瞳直視對方,冷靜從容的口氣讓布朗寧警覺這對談沒一時半刻是結束不了的。

「大小姐,您今天話不少呢~」

「那是因為…我得打破傳聞。」

「嗯?」換他眼神落在女孩身上,後者起身,望著窗外娓娓道出來由。

「你知道吧?在恐怖雙子與里斯之上,還有一位是值得他們效忠的幕後,那個人能夠讓恐怖雙子和王牌信服,先不論兄長,我也對她十分感興趣。」

「……您要我調查她?」

「不必,你只要把其中一個人解決就成。」

「甚麼!?」姑且不談仇恨,伯恩哈德跟阿奇波爾多好歹也是同僚一場,這不是逼著雙方決裂?!

「這件事,你自己想辦法了,我記得偵探如果推拖過多委託案件…似乎是混不了多久的~」

"您這是將我一軍啊……"布朗寧腹誹。

「這是訂金,你可以從三個人之中選擇一位,事成,我自會付清尾款及另外報酬。」女孩將一包信封放在桌上,從那厚度推論裏邊即使是面額最小的鈔票也夠他花上好陣子。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壓根還沒答應這件委託!

「……恕我拒絕。」最後,布朗寧還是不接受。

女孩似乎不意外,白皙面容上的表情僅是莞爾:「看來,想委託你辦事還得一番功夫。」


爾後,又談了陣子,房東女孩才離開布朗寧的公寓。

女孩沒有拿走桌上的訂金,布朗寧也沒打算擱著,打開封口,乖乖,這小妮子零用錢不少啊……

"先不論兄長,那個人能夠讓恐怖雙子和王牌信服,我也對她十分感興趣。"想起女孩方才的話語,布朗寧也開始好奇,這位神秘莫測的幕僚會是何方神聖?

該問阿奇波爾多?
不行,他會起疑心。

去問伯恩哈德?
不行,他會嫌我笨。

天殺的!那我能問誰?執勤中的里斯嘛!

清早,布朗寧陷入一陣不能哀的哀嚎之中。










伯恩哈德賞了一記白眼給對面的阿奇波爾多。

「你又怎麼?」

「……我剛才接到線報,你家那位似乎又不安於室。」

「蛤?」

「別跟我裝傻,租給你們公寓的女孩,跟柯布脫不了干係。」皺眉,伯恩將手上一份資料遞向阿奇,後者接過翻閱,裡邊陌生的年輕面孔讓他產生疑慮。

「這個凱倫貝克是誰?」

「傳聞是柯布的眼線,外表是小提琴手,實際上有專業殺手的等級。」

「怎不讓弗雷收拾他?」

「線若是太早收,就釣不到大魚。」雙手交疊,伯恩語氣中充滿縝密後的思慮,阿奇看著對方,笑回。

「論心機,我永遠差你一截。」

「是計謀。」

「啊都可以啦說得通就行…」

「布朗寧呢?」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忽然插問。

「诶?」

「對於布朗寧,你覺得他是哪一種?」

「……」這下,阿奇波爾多還真不曉得該怎麼回答。

「我只是隨口問問,別放心上。」避免尷尬,伯恩哈德也不好再問下去。

或許是對方鬆下心防,表明意圖,阿奇反倒少了審慎回答的沉重,認真地想了會,對布朗寧做個簡單的評論:「他啊…是任性。」

「嗯?」對於這個答案,伯恩哈德有些玩味,照裡說,阿奇波爾多對於任性,往往不會容忍過久,布朗寧是否有甚麼特別之處,值得他破壞原則去包容?

「其實我一直想跟你道個歉,他啊…看見你槍口歪向你,很火對吧?……我曾經警告過不可以,可他……呃,居然會拿BB槍替代這點我真是料想不到………」

「打到里斯我才會不高興。」

「呃……上次他喝醉半夜找你單挑誤認弗雷,我向你道歉。」

「那表示他在乎你。」

「也對,換成是伯恩怎麼可能。」

聞言,伯恩哈德臉上閃過一絲類似後悔的神情,縱然是瞬間,眼尖的阿奇波爾多還是留意到了。

「呃……對不起。」該死,哪壺不開提哪壺。

「沒事,過去了。」轉頭,伯恩拿過阿奇手上的資料,隨後按照編號順序放回原位,恰巧,弗雷特里西工作告段落,買了三人份的中餐進來。

只要這位炒熱氣氛的傢伙在就不會存有尷尬。於心底,阿奇波爾多和伯恩哈德慶幸著。










持續躺在公寓沙發上的布朗寧依舊心情低落。

他可以欺負阿奇波爾多、可以調侃伯恩哈德、可以遷怒里斯或者弗雷特里西,但從中選擇槍殺任何一位,他沒辦法辦到。

"對伯恩哈德那麼恨唷~"與"你竟然連伯恩哈德也下手!"這兩句可是天差地遠,對於好勝心強的自己而言,選擇前者,頂多被當成是任性耍性子、若選擇後者,別說是現居地,連老家也回不去!

道德與績效從中選擇了吶──…仰望著天花板,布朗寧頓時有哈根菸的衝動,摸摸身上衣物口袋,好像都被阿奇拿去抽光了(該死你不是在戒菸嘛!)只得作罷。

再瞄桌上那疊鈔票,幾陣思索,他毅然坐起身,穿上深藍大衣並繫上銘黃色圍巾、抄起那帶牛皮紙信封便出了門。





布朗寧約了柯布在一家餐廳見面,柯布倒也新鮮,爽快赴約。

正好進入下午茶時段,對方會點甚麼他心裡也有底,也打算買單不失風度。

等對方享用完一塊甜點,男人這才慢條斯理地開口:「說吧,你想交涉甚麼條件?」

擦擦嘴角,布朗寧這才交出早上房東女孩所付的訂金,胸有成竹道:「既然還是你主事,那麼我直接拒絕,就免了小妹回電兄長這部分吧~」

「她做甚麼,我不過問,這次,偵探先生的推論有些偏了。」

「她會選擇這條路表示支持你,你的敵人是誰、跟我有甚麼關係,我不相信柯布先生會不清楚。」

「曾經待過的偵探先生應該明白,Prime One發出去的黑函,從不收回。」

「讓凱倫貝克收手。」

「離開Prime One,早該想到會有今日的處境。」不打算改變想法,柯布面不改色地提醒著布朗寧,彷彿是最後的逃亡警告發布,但看獵物能逃得多遠?

「別逼我對他動手。」這下,布朗寧也被惹毛,語調不似方才紳士風度。

「這是在間接威脅我嗎?」嘴角上揚,男人翹著腳,雙手交疊於上,看著眼前的對手頗為期待。

「再弱小的野獸,也會為自己的地盤宣示主權。」

「相對地,領導群獸的野獸之王更不能敗在弱者跟前。」

「看來,免不了一場對決。」

說時遲那時快,布朗寧將藏在大衣裡的手槍掏出,迅速朝前方開了三槍!餐廳內走動的人群宛若驚弓之鳥,紛紛倉皇逃竄。

早料到對方會來硬碰硬,柯布單腳一蹬往後倒,俐落閃避要害射擊範圍,左手抄起短刀一劃,被切開的空間出現利牙的魚群,猛往布朗寧突襲。

「唔…」天殺的!他怎麼就忘了柯布最擅長的就是險處求生,這幾隻妖怪魚處處是往死裡咬,幸好閃得及,避開致命傷。

「我不曉得你這麼想死。」抬頭,正是從容站在自個兒跟前的Prime One二當家,布朗寧還想找機會,無奈有個傷口正落在腳跟,正流著鮮紅色的血。

「我說了,再弱小的野獸,也會守護自己的主權。」

「那只好處刑你,以示效法了。」冷漠的口吻,隨著揚起的武器,柯布身後飢餓的啃食魚群早虎視眈眈,一步步引領布朗寧進入地獄的入口,身體無法動彈,呵,果然惡劣,連個掙扎機會也不留給自己。

「你是我見過最惡劣的二當家…」

「彼此,你也是我見過最難纏的偵探。」


咚刷。




COMMENT

COMMENT FORM

  • URL:
  • 留言:
  • password:
  • 秘密留言:
  • 只對管理員顯示